第307章 见老丈母娘

几个小时后,雷小洛返回和黄玉初见面的珠宝店。

这次,黄胖子在自己的办公室摆好了香茗,桌子放着两个精致的首饰盒,稍大一些的呈咖啡色,稍微小一些的呈紫色,看起来都很上档次。

“老弟,搞定了,你看看先!”黄胖子把两个首饰盒推到他的面前。

“多谢老哥,老哥办事老弟放心!”雷小洛微笑着打开咖啡色的首饰盒,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串项链,以梨形的祖母绿翡翠为吊坠,以铂金材质为项链,造型精致且不失华美。

再看紫色的首饰盒,里面是一对耳环,同样做工精细,造型更是别具心裁,无可挑剔。

“呵呵,辛苦老哥了!”雷小洛由衷的说。

“客气啥,老哥就是干这个的!”黄玉初见他很满意,长出了一口气。

两人聊了几句,雷小洛起身告辞,去往医院接刘婷。

刘婷找到一个很强势的男朋友,这件事早就在医院里传开了,很少有人再敢看不起她,或者是对她存有非分之想。

小护士穿着一套米黄色的连衣裙,俏生生的被雷小洛牵着小手,当着一众同事们的面,红着小脸走出医院。

去往刘婷家的路上,雷小洛特意在超市停了一下,买一些补品,毕竟刘婷母亲的身体不好,补一补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半个小时后,出租车停在了城中村。

由于很长时间以前这里就被定为拆迁区域,近十年的时间里,村民们被禁止修建新房。其他的配套设施也多是十年前的成果,现在看来整个村子显得陈旧无比,和外面热闹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。

胡同十分狭窄,出租车只能停在外面,雷小洛抱着一堆礼物,跟着刘婷走进胡同。

遇到相熟的邻居,小护士红着脸跟他们打招呼,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带着男孩子回家。

再往里走,一个头发灰白的阿姨站在倒塌的院墙边上,微驼的肩背说明她的身体并不好,脸色更是苍白的很。看样子站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,为了能站的更稳,不得不用手扶着旁边的墙壁。

“妈,您怎么出来了!”刘婷加快脚步小跑着过去。

“呵呵,我这不是着急想看看小婷的男朋友嘛,妈没事儿!”母亲故作轻松到。

刘婷搀着母亲的手臂时,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两条腿在不自觉的发抖,怪不得得扶着墙呢,母亲的两条腿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身体的重量了。

“妈妈,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刘婷指着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雷小洛说:“这就小雷,雷哥这是我妈妈!”

“阿姨好!”雷小洛热情的跟刘母打招呼,一改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,做出一副天生好孩子的表情。

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,加上雷小洛本来长的就比较阳光,刘母没有理由不喜欢他。

“小雷啊,婷婷可是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你呢!”刘母见他衣着光鲜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家里这里乱,让你来家里做客,真是不应该啊!”

“呵呵,阿姨您要是这么说的话,可就见外了!”雷小洛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一举,说:“给您带了一些补品,不成敬意!”

“你这孩子,来就来吧,还带什么礼物!年轻人赚点儿钱不容易,该节省就得节省!”刘母语重心长的说。

刘婷在母亲面前撒娇道:“妈,这是小雷的一片心意嘛,您就收下吧!”

“好好好,乖女儿有令,老妈照办就是了!”刘母笑着说:“咱们别在外面站着了,进屋吧!婷婷,给小雷拿饮料!”

三人在一众邻居的注视之下,走进屋里。

房子是十几年前盖的,由于近些年生活条件拮据,里面的家具和墙壁都显得陈旧不堪。客厅里除了一套旧沙发之外,就是一台老式的电视机,从造型和品牌上判断,看样子年龄比雷小洛还大。

雷小洛的情况,刘婷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了母亲,可以说刘母对他的情况是了如指掌。

三人坐下之后,刘母却还是一个劲儿的问东问西,搞的跟政治审查似的,雷小洛是有问必答。

“妈,您就别问了!”刘婷撒娇道。

“好好好,不问了!女儿长大了,知道向着别人了,呵呵!”刘母笑着说。

刘婷马上闹了个大红脸,她朝着雷小洛撅了撅嘴,一副可爱无敌的样子。

“阿姨,您身体不好,我还有件小礼物要送给您!”雷小洛拿出咖啡色的首饰盒,笑着说:“小小礼物不成敬意,请您收下!”

刘家虽然很穷,却也是见过世面的,母女俩光从首饰盒的高档程度,就已经判断出里面的东西肯定价格不菲!

“小雷,这怎么好意思呢?不行,阿姨不能收!”刘母正色道:“你买的那些补品,都已经花了不少钱,阿姨怎么能再要你的东西!”

“阿姨,您这么说就见外了!”雷小洛赶紧把首饰盒塞进刘婷手里,一边对她使眼色一边说:“我能找到婷婷这么好的女朋友,功劳可全在您呢,是您把她教育的如此出色!”

雷小洛曾经跟刘婷提过,会送给她母亲一件玉饰作为见面礼,灵玉养人,对她虚弱的身体是有好处的。

“就是啊,这是小雷的一片心意,妈妈就不要推辞了!”刘婷不由分说把首饰盒塞进母亲手里。

要是雷小洛递过来的,刘母肯定不肯接受,但换成是女儿塞进来的,她还能说什么。

“妈,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?”刘婷晃着母亲的胳膊说。

刘母有些不好意思的打开盒盖,翡翠吊坠随即反射出光芒,虽然母女二人对玉石不甚了解,但也能看出它价值不菲。

“阿姨,玉能养人,天天佩戴对身体有好处的!”雷小洛怕刘母因为项链太过贵重而收藏起来不戴,这样就完全悖逆了他的一片苦心。

“是啊是啊,我帮您戴上吧!”刘婷不管母亲同不同意,伸手把项链拿出来,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在玉石的衬托下,脸色苍白的刘母马上多了一丝雍容华贵。

喜欢醉卧群芳请大家收藏:()醉卧群芳新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